當鐵道兵的日子

         2009年12月18日是個好日子,這天總公司并入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交接儀式在友誼賓館隆重舉行,消息很快散開了,傳到我的耳朵里。我們廣大職工都感到很高興,這是我們總公司發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國企重新組合,是我們國家在深化改革、加速發展進程中必不可少的環節,是企業向深層發展的必由之路。聽到并入中鐵的信兒,我比別人又多了一層感覺,就是百感交集,又勾起我三十多年前當鐵道兵塵封已久的記憶。
        那是在1972年12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到我的老家河南漯河招兵,自己已經22歲了,已經是漯河輕工業機械廠干了七年、技術嫻熟的車工,在當時也算也是個老師傅了。這撥招兵的不但面向社會,還到我們廠里招。當解放軍是件光榮的事,我積極報了名。經過組織和部隊考察、體檢,終于成為一名鐵道兵。到了部隊才知道我這個年齡是大兵了,新兵訓練三個月。先是在重慶大學,后又轉到重慶24中,先練隊列,后練軍事技術,投彈瞄準、摸爬滾打樣樣不少,刻苦鍛煉的結果就是組織紀律性強了,當初的一個老百姓找到了當兵感覺。由于自己是個老車工,部隊領導就把我分配到鐵道兵第六師28團20連11班,駐地陜西紫陽縣。我們這個連隊是機械連,11班是修理班。還是開車床,干得得心應手。
        鐵道兵是一支特別能吃苦耐勞的隊伍,在解放軍隊伍里,藍天有驕子,東海有哪吒,地面步坦機械化,而我們這支鐵道兵少了些許風光,多了些許堅韌,如不知疲倦的鐵牛一般。鐵軍大部分都沒有固定營房,哪里艱苦哪里搬,吃得苦,受得累都沒法形容,我們鐵道兵還是和平時期在條件艱苦的筑路施工中承受傷亡最大的軍兵種,為我們國家的鐵路交通建設立下了豐功偉績。我到連隊沒多久,整個部隊接到了參加建設襄渝線的任務,我們團開拔到了陜西南部的大巴山深處。這里交通十分不便,現有道路路況差,嚴重制約了生產、生活和戰備,黨中央和軍委決心修建這條聯通西南的戰略路。這條鐵路東起湖北襄樊,西至巴蜀重慶,縱橫湖北、陜西、四川、重慶四省市,全長近千公里。于是在1968年鐵道兵領導機關在襄渝線上擺開了8個鐵道兵師,再加上幾十萬民工和部分當地駐軍,總共有七八十萬參加了會戰。1973年3月鐵六師就位了,負責施工高灘站到巴山站這一百多公里的路段。修站、架橋、打洞、鋪軌,這里地形險要,整個巴山站就是建在橋上的,而松樹車站則修在了山洞里。我們真是逢山開道,遇水搭橋。我們施工的部隊在地理條件惡劣的山區,克服氣候和地質災害的影響,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無畏精神,戰天斗地,譜寫了一曲曲,展現了一幕幕驚天地泣鬼神的生動畫卷。我隨部隊開進山里,親眼目睹了西南山區地勢的險要和消息閉塞。當地在山坡干活的老百姓初見穿著黃軍裝的的我們,鎬頭一扔,高喊:黃軍來啦!黃軍來啦!全跑光了。自己看到了西南山區的落后,大家都暗下決心,一定要把鐵路盡早修通,造福山區人民。進山后,我們來到施工路段安營扎寨。住的地方都是我們就地挖土、到山上砍竹子蓋房、搭地鋪。連長分配兩個排在駐地打墻蓋房,一個排上山砍竹子,一個排翻山去縣城背糧食,每人背一袋,去時輕裝用一天,我們回來就的走整整兩天,都是崎嶇不平的羊腸小道。我們每到一地,就能改善一方老百姓的生活,首先就是訊息多了,部隊在駐地放電影,大山里的人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看見熒幕上的高樓大廈都感覺太神奇了。我們鐵道兵的進入,使他們平生第一次見到了汽車和稀奇古怪機械設備。
        生活上更苦了,我們糧食能吃飽,就是蔬菜供應不上。運菜都是從幾百公里外的西安漢中等地拉,往返就得用十幾天,能拉回來的菜,好的情況下能剩半車。遇上天氣不好,路難走,就沒有菜了。我們連有一次要車去西安拉菜,拉了一車西紅柿,一個禮拜后回來就剩一包西紅柿了。原來是時間長了,爛一點,扔一點,再就是每到一個兵站,大家都是兵,都不客氣,這一站卸點,下一站搬點,這一路下來,可不只剩一包了嗎。司機到連隊報賬,上士堅持原則就是不給報……大家都夠難的。這時我們只能連續半個月,甚至幾個月吃黃豆和干菜,也就是戰備用的壓縮菜,很不好吃。黃豆是好東西,可是老嘗它也受不了。實在忍不住了,為了改善生活,就變一下花樣,有時喝上幾頓固體醬油泡開的醬油水。工作、生活艱苦,但大家斗志昂揚、士氣高。我們知道自己身上肩負的重擔,鐵路一天修不通,我們就一天不踏實。施工連隊是最危險和辛苦的,施工中經常遇上塌方、冒水,每到這時,連長、排長身先士卒,帶頭往里沖,戰士們也緊緊跟隨,一心就想著趕緊救人、救設備。隧道有時能打出河來,有的隧道施工時還得架橋,施工危險、難度可見一斑。施工連隊是最艱苦、最累,風險最大的,這些懸崖上施工的戰士每天都在生死線上拼搏,是真正的勇士。我們人民軍隊的勇士在世界上獨樹一幟,除了不怕死,還特別能吃苦耐勞,無人能比。我們連隊的一個班人馬就遭遇不幸,他們在上工的途中,腳下的棧道突然斷裂,十幾個人悉數掉入山澗,無人生還……原來是固定棧橋的螺栓和螺帽不匹配,安裝時只擰進了幾個扣,使用時間長了自認會脫落,引發險情。人命關天哪,干什么事都馬虎不得。損失慘重的教訓深刻,值得后人警醒。那時修鐵路,打眼放炮、清渣運石大部分是靠人力,跟現在大不相同。鐵道戰士津貼每月只有六塊錢,一年漲一塊,四年十塊,五年十五塊,六年二十塊,七年以上二十六塊就封頂了。當一輩子兵也就是二十六塊。但是大家都沒有怨言,一心一意的想著怎么干好本職工作,怎樣努力才能在思想上進步,在組織上入黨,大家都是比著來,誰也不甘落后。自己工作的場地,沒有像樣的車間,工作場地就是在山坡上平一塊地,能放下機器就得了,再搭個棚子就算是工作間了。機床設備也是老掉牙的玩意兒,用的還是英制式的,挑扣還得換齒輪,自己在地方廠子干了那么多年,這些也都見過,開過,使用起來沒什么,就是操作麻煩點。有一天,一個底氣十足的五十開外的高個軍人來到我們連隊,后邊還跟著警衛員,他走進我們的工作棚,四周環顧,看見我在操作機床,過來一開口就是大嗓門:這臺機器好使不好使呀?我趕緊如實回答,不好使,有些落后。他跟著追問,我說這是英制機床,操作繁瑣,現在地方上都不怎么用了,都是公制的了??此唤獾臉幼?,又向他講了一些道理,聽得他頻頻點頭。臨走時,他對我說鼓勵到:小伙子,好好干!過后才知道他就是紅軍出身的鐵六師政委馬茂林。鐵道兵是超編滿員編制,全師有三萬多人,幾百里施工線,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機會的。沒過多久,上級就調撥我們營機械連一臺從朝鮮進口的140床子,它實際上就是朝鮮仿造蘇聯的,能夠加工的工件直徑更大了,也好使多了。這臺床子只有我會使。從這以后,全團的一些大工件都是送到我們連來加工的。有了作為,自己像上了弦似的,工作積極性更大了,在平時工作中自己也時常注意搞些刀具、工具方面小革新、小改進,其中有一技術革新還得到六師馬政委的表揚并榮立了三等功。
        1978年8月,在幾十萬鐵道兵和參建民工的奮戰下,襄渝鐵路全線貫通,這一天終于來到了,全線干部戰士歡呼雀躍,激動的情景難以形容。山區的老百姓望見了火車,夸贊我們是鐵軍鐵兵,是黨中央派來的幸福兵,這時候真是悲喜交集。喜極而泣,因為在襄渝線上,成千名戰友永遠留在了鐵道旁、隧道口。我們二十八團負責掃尾工作,給大橋刷漆、在隧道鋪步行道等工作。鐵道兵新線運管處接管測試,試運行客車、貨車,檢驗沿線車站、道岔、照明等輔助設施。調試檢修合格后,鐵道兵將一條完整的襄渝鐵路線移交給地方鐵路部門。今天,如果乘列車經過襄渝線,還會看到一座座一排排排列整齊墳塋,那就是烈士墓。我想這些烈士看到一列列拉響汽笛滿載著支援社會主義建設的列車穿山越嶺奔跑在山間,一定會很高興的。鐵道兵戰四方,我們又要轉移陣地了。我們鐵六師二十八團接受了新的任務參加建設南疆鐵路,負責建設庫爾勒火車站。我們一進入戈壁,就領教了千里赤地的荒涼,什么都沒有。在大巴山區,條件再艱苦,多少還能就地取材,而大戈壁只有飛沙走石。最惡劣的就是沒有水,在這里水比油貴。上級一個禮拜給我們連隊一車水,由炊事班管理,主要用于連隊炊事保障,我們不能用。班排用水都是我們到十幾里外自己拉水,每人一天就是一盆水,其實就是多半盆。你看看我是怎么用這盆水的,每天早晨腳下放兩個盆,先把毛巾沾濕洗頭臉、擦身子,然后擰毛巾把水流到另一個盆里,用臟水洗腳后再洗襪子。從此,我可知道水的珍貴了。你說巧不巧,前些日看到負責房改物業工作的谷副總又忙起來了,原來,國家南水北調工程的終點正好選在了總公司機關大院位置,總公司將全部搬遷,原址將建設成為特大型調水池,整體工程投入百億元。前幾天,一個來看我的鐵道兵老戰友剛從漢江流域回來,他興奮地對我講,引得就是那里的水呀。聽到這個消息,我感覺又回到了第二故鄉,又要喝上第二故鄉的水了。南疆的自然條件也異常兇險,我們搭的帳篷還向從前一樣,樁子插得不深。大風一起,就是十級,帳篷像充氣的皮球來回晃動,不一會兒帳篷就快被風拔起來了,我們死抱著繩子不放,一直到大風把帳篷吹跑我們也不撒手,帳子鼓得像一個大氣球,我們跟著越跑越快。這時一個回過神的老兵聲嘶力竭地喊道:快撒手,危險!快別讓風卷走了!我們這才放手,帳篷登時就沒了蹤影。也是在這年我到了最高服役期限,告別了依依不舍的鐵道兵部隊,回到了河南原籍。
       1979年12月我與漯河籍的空軍直屬營建大隊一中隊的職工李庭秀對調來京,一個老車工就此進入炊事班工作。八二年六月調入機關總務科,機關食堂當過炊事員、采購員。因表現突出,當上了干部,被任命為管理員。近三十年來,一心撲在工作上,始終獻身一線。這期間,我親眼發現并撲救過宿舍樓電線老化引發的火情,抓捕過入戶偷盜被發現后窮兇極惡的竊賊。有這種行為全賴當年在鐵道兵時的經歷,練就了一副好體魄和膽識,對那些不良傾向從不低頭。為此,可能得罪了人,我不會后悔,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嘛。廣大職工群眾是知道的,組織對我的所作所為是肯定的,還批準我榮立了三等功。
        轉眼間,我們迎來了國家改革開放的大好時期,各行各業日新月異,飛速發展,我們工作和生活發生令世人矚目的變化。先是主辦了北京亞運會,迎來了港澳回歸。在新世紀成功舉辦了北京奧運會,舉行了建國六十周年大慶,好事一件接著一件,讓人目不暇接。如今我們航空港總公司根據國務院國資委的統一部署又并入了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自己當然特別高興。并入之初,有些員工有疑慮,怕無故變動。我對他們說,干鐵路的都是風里來雨里去的,精打細算、樸實厚道,沒有錯。自己也感慨良多,當年靠人力和簡陋設備建設鐵道的隊伍,早已變成了中鐵工完全現代化的鐵建特大型集團企業,只用很短的時間就修通了世界最高的青藏鐵路,還沒有死一個建設者,真是了不起呀的成就呀!創造了世界鐵路建設史上的奇跡。自己感覺也挺有趣的,干了快一輩子,最后又轉回來了??芍^山不轉水轉,我們企業入中鐵只會給我們企業帶來好處,促進企業加快向縱深發展??偨浝韯⒋砣w員工,表示要向中鐵學習先進有效的管理經驗,把航空港總公司建設成為一支在機場施工專業領域具有競爭能力的佼佼者。為了這個,我們要投身其中,為實現中鐵三維立體全方位的企業發展戰略再添一把火。(陳志安)

国内大量揄拍人妻在线视频_久久丁香五月综合色啪_伊人大蕉香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