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散記

 

杭州分公司  皮俊武      春天,一個身著羽絨與一個穿著短袖的人擦肩而過時,會面露尷尬的季節。也就在這一瞬間,乍暖還寒之中最難將息的春意,早已無限盎然了!
  她來的似乎不那么安分,像帶著起床氣的小孩兒,一道閃電,一陣驚雷。常言道,春雷響,萬物長。似乎只有這乍響的春雷才能喚醒久眠的生命。
  在浙東南素有“東南山水甲天下”之美譽的溫州,春雨也毫不示弱。
  溫州的春雨不似天街的春雨。天街的春雨潤物如酥,好像帶著皇城恩賜的光環似的。溫州的春雨來的更為直接,暢快淋漓。每次下完雨,整座城市也越發地清晰了,那明明白白的遠山下星星點點的油菜花,配著淡綠的背景,隨著微風搖曳。
  這些花草也媲美得上北方的花草,生命力也一樣頑強。“疾風知勁草”說的是北方的草。也許是南方的雨奪去了風的威嚴。北方的風歷練出的勁草,是外顯的剛勁。南方的雨浸潤的水草,是內在的韌性。這也暗合著亦剛亦柔、剛柔并濟的華夏氣韻!
  春日微風徐徐,吹綠了一池的春水。真可謂“一池春水綠堪染,蓮葉出水大如錢”??!走近細看,小蝌蚪正搖著尾巴找媽媽呢!這一團黑色小點,不知是哪位墨客潑墨揮毫之后濺落的墨滴。
  這個墨客是誰,范蠡嗎?若沒有這一如西施美貌不施濃妝的春色,范蠡會將文韜武略展現的淋漓盡致嗎?
  這個墨客是王羲之嗎?如果不是那樣的春色,會有《蘭亭集序》美妙絕倫的書法嗎?
  這個墨客是唐寅嗎?恩,也唯有他了。這潑墨的山水,幽美的畫卷,也只有他的筆意能夠抒發。那遠山的雄渾與近花的清雋無不透出唐寅的瀟灑。雨后清幽的空山,跌宕的烏巖,幽曠的山谷之中恬靜清幽的氣氛,此刻,我跟他同樣感受到了。
        這一園淡墨的春色,關不住,也占有不了,唯有與人分享。這樣恬靜的春意,早已讓人腦海中繁花似錦了。
  這就是春天的使命,一年之計在于春,希望開始的地方。
  只有春雷一般的覺醒,才有生如夏花的繁華。
  只有清秀淡雅的景致,才有超凡脫俗的氣韻。
        只有平如水鏡的內心,才有明明白白的遠方。(編輯/沈蘇)

国内大量揄拍人妻在线视频_久久丁香五月综合色啪_伊人大蕉香中文字幕